2009年1月19日 星期一

我的年代

上禮拜某天中午吃飯時候,我們聊到姓氏的差別,就說道有人性「幹」,我就說「簡」這個姓台語唸起來也是「幹」,好比說「簡先生」用台語唸起來就不是那麼好聽,像以前有部電影「嫁妝一牛車」裡面那個情夫就是姓「簡」,我就問對面的學長那個女主角的名字,學長擠了10秒鐘,講出「陸小芬」,我很興奮的說:對對對!就是她,這時候旁邊的課長跟經理都用不可思議的表情轉過頭來,問我說:這不是我高中時候的電影嗎?你到底是哪個年代的阿?

哈!不過這一聊卻聊開了,講了一些以前看過也覺得很棒的電影,像我最喜歡的就是「金大班的最後一夜」,「孩子的大玩偶」,其實這些都是以前通識課「戰後文學與電影」看的,這真是很棒的一堂課,可以看免費的老電影,從1950年代看到1990年代,金大班那部電影我看了真的很惆悵,也許愛情最美的其實是悲劇,尤其是看到最後一幕,金大班帶著一個年輕小伙子跳起舞來,他的思緒飄到了跟歐陽龍(我忘記男主角戲中名字了)的第一次跳舞,然後想起了那首蔡琴的「最後一夜」,對感情無比的惋惜,真的很令人進入那種情緒。

其實我覺得不只是電影,很多以前的歌曲總是比現在的歌曲有感覺,雖然說很老,卻經得起時間的考驗,真的是很用心寫出來的歌,很多首經典老歌,像「野百合也有春天」,「戀曲1980」這種羅大佑的歌,或是丘丘合唱團的「就在今夜」,「虎姑婆」,還有木吉他的「散場電影」,都是簡單卻是有智慧又有意境的歌詞,大學城的歌手也是很棒,「飛揚的青春」,「海裡來的沙」,這都是大學童軍社裡會唱的歌,很多都比現在許多沒意義的歌詞寫的好多了,有些歌我覺得到後來都只剩下弦律,還有那幾句最重要的詞,什麼「當天是空的地是乾的」,一開始聽不錯,到後來就煩了,這種歌詞感覺像是數學歸納法的「若P則Q」,若天下雨則地濕。

雖然說我是生在這個年代,但我卻比較喜歡以前那個年代,我還沒出生的那個年代的事物,雖然說有時會被當異類,不過看看現在很多比賽、節目都會唱到老歌,我想一定有很多人跟我有一樣的感受。

3 則留言:

珮淳 提到...

最近電視播放的 光陰的故事 常會聽到以前的校園歌曲 如你所說還是還是老歌好聽 會讓人不經意淚流不止..................... 留言好像很難 沒成功過 要怎辦

Joker 提到...

有阿,這次有成功阿!
可能是認證碼的問題吧,多試試看,應該是ok的!
過年有沒有去哪玩阿?我可能會去關子嶺一趟

匿名 提到...

過年沒出門 有空來坐坐 先打個電話 另外關子嶺過年好像會塞車摩托車或走路可能還較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