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5月28日 星期四

聽說又掛了一個

最近聽說33班又有一個fail了,看看別人,想想自己,我真不知道自己是幸運或不幸。也許還是有很多人羨慕我,說我有這個機會很不錯,雖然只是一時的遭遇,但看到我身邊的同學、朋友,有的已經研究所畢業在服替代役,有的是正在當兵,也有早就已經在工作的,大家都朝著目標前進的時候,我卻被目標檔著,也許幾十年後我回想這段時間,我會有點心得,但現在的我就像在走鋼索,怎麼走都不對,心中總有一塊大石無法放下。

前幾天閒來無事,收到公司學長的信,讓我想到突然去搜尋一下民航的消息,結果發現華航的培訓飛行網似乎掛了,現在的資訊少之又少,另外也有一個好像是補習班的,名字叫啥航空人員推廣協會的,逛到他們討論版,還是有人在詢問培訓機師的消息,我還蠻想去回文,把處境告訴他們的,希望學生不要再上當了。

有時也會樂觀的想想,如果不是有這個機會,我也不會居安思危,提早體認到這個職業的不穩定,提早體認到第二專長的重要,提早體會到這個世界的現實。不論個人或是公司,大部分的思考出發點都是為了自己,為了生存,也或許是對我的教訓吧,我為了這份工作沒有對之前的公司坦白,現在給我這個教訓。

最近常常看學長在美國受訓的影片,很期待這種生活,聽說這是飛行生涯中最快樂的時光,那我現在會不會是最徬徨的時光呢?有些朋友告訴我想太多了,應該要好好規劃自己現在的時間,不過這種不踏實感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時候,才會了解吧!有人還會羨慕我嗎?

2009年5月9日 星期六

暫時告別

IMG_5202

今天,離開了。

希望對我來說,只是短暫的離開,畢竟我的夢想還是在空中飛翔,而現在只是要度過這個非常時期。

繳回了識別證,工作的一些工具之後,順便在下午把沒休的補休用一用,因為之前的加班使我有3.5小時的假,最後一天當然要用一用摟。

跟部門的長官、經理道別,還有部門裡的同事,這種感覺跟退伍好像,只是這種也很矛盾,大家不會祝我鵬程萬里,因為鵬程萬里就不會回來了,但我的夢想還是回去受訓,所以大家也只跟我說保重,希望可以很快通知我去受訓。

今天比較有意思的是,我遇到了一個我很想見的學長:JASON。當兵的時候跟隊部的學弟「友漢」聊天,他說他有個學長也有考,而且就在我快退伍的當時被通知去受訓了,而且這個學長是維吉尼亞理工學院電機碩士,當場聽了真是很羨慕,雖然我沒有他的學歷好且高,但他跟我一樣學電機而且跟我有一樣的夢想。而我在一年半後的今天終於遇到他了。

說來也很巧合,他因為不小心沒請到假,所以被派來我們辦公室幫忙,但只有4天,聊一聊才發現他就是友漢的學長,於是我把當年友漢所說的話再告訴他,大家都笑翻了

雖然短暫離開一陣子,但希望很快就可以聽到好消息, 這段時間我要好好充實自己,好好了解金融市場,其實我的想法是,即使我現在去工作一段時間,我將來還是會回去,而這段時間我可能得騙一間公司,而我可能得學習新的能力,也得認識新的長官同事。但這對我將來而言,並沒有太實際的幫助,因為如果我訓練順利,那我又會把這些東西給忘了。

也許很多人覺得金融市場是個賭博市場,要我踏實一點去工作,但我向來很少按照別人認為我應該走的穩健道路去前進不是嗎?人生如果沒有讓自己多一點嘗試,我怎麼知道我能不能做到呢?

之後我會在新竹住一陣子,也許會工作,也許不會,不過我希望在開訓之前,我可以好好了解金融市場,這才是我想要的首選副業。

還記得06年底在五股憲校,在國道經過南崁時都會期望著將來可以在這裡工作,而07年我快退伍的時候開始第一次面試,到08年順利考過各項考核,年底進入公司,然而,09年年中我卻被告知要暫時離開公司,等待正式開訓再回來,我不禁覺得奇怪:我應該是去年犯太歲才對阿....

不過至少,我的夢想還在我眼前,也許我無法掌握,但機會已經為我準備好,將來我一定要好好把握,順利在天空中翱翔。

2009年5月5日 星期二

這兩天跑了兩趟林口長庚

昨天下午突然接到命令,說一個機長需要去林口長庚開刀,於是上面就派我載他過去,他是之前的一個747機隊經理。

之前有好幾次有去過長庚醫院,但基本上病人都知道該怎麼做,這次這個機長似乎沒有什麼住院通知,也不太知道自己要去哪裡報到,所以我就帶著他去做住院手續(其實我也不知道怎麼做,長這麼大沒住過院算挺健康的吧!),結果我發現,其實這些護理人員或是櫃台人員,都沒有專業的英語服務人士,所以我必須一直待在他身邊幫他翻譯。

好不容易幫他辦好了住院手續,說實在的還真麻煩,要排隊等候填資料,還要驗血驗尿身高體重,還有心電圖跟X光片,這樣也花了2個多小時。

然後我帶著他到了病房區,護士群看到我們之後先傻眼了一下,然後有個護士說糟糕怎麼辦,有外國病人ㄝ?這時候旁邊幾個就說:阿你是沒看到旁邊有個台灣人翻譯喔(我心理想:X的勒....我現在變翻譯摟)。不過我也發現一個問題,就是這些醫院用的同意書,為什麼沒有英文版呢?正式文件這種東西台灣人看中文都未必看得懂,何況是還要翻給外國人了解,這樣簽名其實有點危險吧!

看他們慌慌張張的樣子,我就想說好人做到底吧,這些護士平常也不常跟外國人講話,但專有名詞總要懂吧!如果他拿一些醫學名詞要我翻譯,我也不知道了。還好順利的解釋大概會做些什麼事情,也簽好同意書,然後同樣的事情一再叮嚀叮嚀,終於結束了這天。

今天早上因為他要開刀,我又被派去看顧他,奇怪,我當兵也去看顧俊志組長,現在又被派來看顧老外,看來我似乎可以去當看護了,林口長庚的開刀房外面真是人滿為患,如果不是清清楚楚寫著手術室,大概還會以為大家在等什麼好料的一樣,裡面的麻醉師會講英文,真是讓我輕鬆多了,只是其他護士還是會把我當翻譯,雖然說我已經有點習慣這種模式,只是我真的很想告訴他我不是翻譯,而且我不太會翻醫學用語......。

待了兩天林口長庚,他給我的感覺就是,非常不像醫院,因為我覺得醫院似乎應該死寂一點,不過那裡似乎很熱鬧,如果我是病人,看到這麼多人(而且還有些正妹),應該會康復的比較快吧!另外就是也有感覺台灣的醫療算是很不錯,但這些大醫院很多地方卻沒有國際觀念,雖然醫生、麻醉師會講英文,但是護士卻是普遍缺乏。所以,我想如果護士肯把英文學好,那在醫院應該可以受到重用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