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10月29日 星期六

倒數第三次C172,第一次Real life diversion

10/12,有點之前的事情,因為最近實在有點忙,新課程來到,新飛機開始飛,有一堆新的checklist要記,真希望我有記憶麵包阿!

那天照理講是倒數第二趟飛行,之前去了一些比較近的機場吃吃喝喝看風景,後來覺得這種巡航的生活似乎多了一點飛行的樂趣,於是我決定再去玩landing。

這樣的練習少了考試的壓力,多了一點飛行的樂趣,我發現我們在追求stage check可以passs的時候,就專注在landing可以多精準,procedure可以做的多流暢,時間抓的恰恰好。正確的感覺一旦抓到,我們就好怕他會不見,然後就不斷的用這種方法一直做,但是卻沒有去感受其他的變化多麼的有趣。

這次在Jamstown我就嘗試了一些以前想做卻沒做到的,好比在flare的過程中不斷的讓他bloom up,看可以撐多遠,或是在ground effect之中推一點油門,讓飛機滑過跑道上方5~10ft,在這種快落地卻不落地的姿態low approach,然後飛到傳說中漂亮的小鎮-valley city上空,剛好看到有橄欖球比賽,飛到風力發電廠上空,看整片的風力發電機。

IMG_0173 IMG_0258 IMG_0156 IMG_0158 IMG_0165 IMG_0178 IMG_0201 IMG_0208 IMG_0211 IMG_0216 IMG_0218

323的partner-KEVIN,當天應該是他的最後一趟Solo,奈何天不從人願(也許他也想多飛一點吧…)當我們再次起飛從JMS回來的時候……

 IMG_0233 IMG_0241 IMG_0255 IMG_0257

我同時聽著practice area跟approach的頻道,距離GFK還有40海浬,突然聽到我的call sign

SOF  : Are you monitoring this frequency, this is UND SOF.
Me    : (趕快轉到123.5)SOF this is sx69, still 40nm SW from GFK will be inbound,  did you just call me??
SOF  : Sx69, SOF, yes I call you and I want you to divert to Hillsboro-3H4 due to thunderstorm in the vincinity area of GFK, and ……you are not night current right?
Me   : Roger, divert to 3H4, and I’m not night current.
SOF : Roger, You will stay there and we will send someone to pick you up, please call me when you arrive.
Me   : Roger, I’ll report after landing.

就這樣,我被要求轉降到Hillsboro了,轉降過程中,就像我們平時最常模擬的流程,計算預計抵達時間,並告訴FSS我改變計畫,剩下的油量以及機上的靈魂數量,突然發現平時的訓練派上用場,心理覺得很神奇。很快的我看到跟在後面的KEVIN也轉過來了。

IMG_0264

就在落地之後,我的引擎然也掛掉了,如果早點掛掉就變成真的power-off landing了,果然如古語所講的禍不單行阿!最後兩堂課居然如此驚險,我就在落在跑道上後,引擎不聽使喚的停下來了,而且無法啟動,只有停在跑道上,下來把飛機推進跑道內。

IMG_0267 IMG_0272 IMG_0277 IMG_0280

最後是我們教官來接我們回去,他說如果我們今天飛遠一點,那可能久得自己在外面過夜了,隔天我們早上還起了個大早去把飛機飛回來,更神奇的是我跟kevin試過了三種引擎啟動的流程,都沒有發動,結果教官一來就把飛機啟動了……果然還是要有兩把刷子才可以當教官的。

IMG_0314

倒數第二次C172的飛行,不過接著又是好幾天天氣不好而休假了,雖然這算是特別的經驗,但是這樣打亂平常安排好的計畫,還是不要太常發生比較好。

沒有留言: